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5星文学网 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查看内容

闻站长买房(小说)

在家赚钱 www.bgeke.com MIke剑影 @ 短篇小说 2019-5-28 18:59397 人围观, 发现评论数2个 原作者: 茅屋寒士来自: 5星文学社 收藏该文



     该文章经网站编辑推荐和5星文学奖评审委员会评定,达到发表水准,已经收录网站稿件库??勺魑昵?星文学网特约在家赚钱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会员在家赚钱的参考依据。
     媒体或个人转载引用本文,请联系作者申请授权,未经作者或本网书面授权,请勿擅自转载引用,侵权必究。


                     


                 闻站长买房(小说

                                                             钱智伟
                                                                                                             一
        闻站长,是一家义工服务站的站长,也是我的老朋友老客户了。我们第一次见面,还是2000年的时候呢。那时,我刚从单位下岗,很是落魄,到劳动局去应聘,看到有一家网站设的摊位,招聘编辑,想想自己有这方面的爱好,就怀踹了几本收录我文字的书去应聘了。
        可是,电脑我一窍不懂呀!
       “拼音会吗?拼音会就会打字?!崩习迕娲⑿?,说话非常干脆。
         回家也没在意,继续找工作??傻蹦甑墓こТ蠖荚谧葡赂?,劳动局里面每天都是人山人海,工作很不好找。
         后来,跟着单位的一位同事跑到三国水浒城去当群众演员。不料,晚上回家来电话了,是那位老板打来的。
        “我……我年纪大,电脑有点怵……年纪大了,怕……”我有点嗫嚅。
      “那你明天来上班吧,到我们网络部做做电话接待员。我们这个公司,是我们姐妹自己开的,有网站,有新房代理,有二手房,总有一个岗位适合你?!?br>         我握着电话机的手不经颤抖起来,眼泪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所谓电话接待员,就是网站发布出去的房源信息,有人看到想买那里的房子打电话进来,我们接到就联系房东,带客户看房。部门的领导是姓彭的经理,也是下岗工人,个子高挑,长得帅气。他说:
       “男人是要努力挣钱的,要养家糊口的,否则老婆也要看不起你的。你只要努力做,总会开单的?!?br>         我就这样硬着头皮做了起来。
        那天,彭经理休息,我有三个单子要谈,彭经理立马从家里赶了过来。
        上面说了这么多话,就是为了铺垫我后来的老朋友闻站长从这一天开始认识的。
        他是房东,有套房子要卖。他长得和我一样,瘦瘦小小的,貌不惊人,穿的还是工厂里发的劳保用品的藏青色工作服,他来的早了点,购房的客户还没到。他说话也是唯唯诺诺。
          我把他领到签约室坐下,倒了杯茶,递给他,说:“闻师傅,我也是下岗工人,有什么你对我说?!?br>          “  你、你……你穿的西装,原来厂里做干部的?”
        “不是,也是工人,铆工,放样的。西装是这里发的工作服?!?br>         “这样呀!”闻师傅似乎松了口气,精神也放松下来,“实话对你说,我呢,买了这套房,准备给儿子大了结婚的,虽然地方远,乡下,我把我单位分到的房子也卖了,付的首付?!?br>         “哦。不容易呀!那么为什么要卖掉呢?”我问。
         “下岗了呀!老婆也下岗了。贷款还不起了,急死人了,真的急死人了!”他倏地一下子站了起来,“我的爹娘一听,我爹吓死了,一口气没上来。没几天,我娘也跟我爹走了……我老婆她今天也要来,我不让她来,她来肯定要大哭大闹的?!?br>        我一把握住他的手,使紧地摇了摇。他的眼里分明已噙着泪了。
       购房客还没来,闻师傅有点忐忑。我电话联系,说在路上,肯定来的。
        大约将近一个小时,客户姗姗来迟,是个女的,短发,戴着眼镜,三十来岁,挎一只鳄鱼皮包,很和蔼的样子,一坐下就打招呼。
     “不好意思,来晚了,从温州过来的,单位有点事,路上开车也走的慢了点?!?br>        我倒了杯水递上。
     “我呢,也没看你这套房子,梅村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就想无锡投资下,我的许多亲戚都在投资房产的,我有企业的。无锡还是很发达的城市,我就想买一套放在那里,以后有个什么需要,企业有什么困难了,拿出来救急吧?!焙孟袷歉隹У睦习?。
        彭经理看了下房产证,让我递给温州女老板也看看。
        彭经理清了清嗓子,说:“大家碰到一起是缘分,我们中介阳光操作,双方见面面谈??突阒灰纯疵排坪?、面积,是不是我们钱师傅介绍的?把关的问题交给我们中介……房东,我下面问你问题你回答,交易把关也有我们负责?!?br>         后来实质性地谈房价。
         女老板说:“我肯定是想便宜点,现在房市也不热,我也因为看了网站发的这套房子比较中我意,我亲戚也说,如果能还价个一两万就可以成交?!?br>        闻师傅说:“我刚才也跟他们中介的说了,我是还不起贷款。我现在这个价,只不过是在原来买进来的价格上加了我还掉的银行利息?!彼底?,他将购房合同、还款记录给客户看。
        我心里有点凉,怕这一单黄了。
        大家僵持了会,彭经理开口说:“你们就听听我建议,这套房子房东确实没赚钱,老板你还一万两万是不是太高了点?做生意的,千做万做,蚀本生意不做。你能不能往上走点?房东闻师傅呢,你也是没办法,也不能逼你,买房的想还价,也是正常,买个小菜还还价呢。你如果心疼,可以不卖,如果让点,少让点,少亏点。我就做个老娘舅,怎么样?”
       女老板说:“在商言商,但商道酬诚,我不能落井下石。实话给你们说,我其实刚才来晚是到梅村那里转转的。这样吧,闻师傅老实人,做生意戒欺,不能欺负老实人。本来我想至少叫你让一万,现在就五千,行我们就签合同,不行,我回温州?!?br>        这套房子就这样成交了。那个温州女老板,竟然也姓温。
       后来在过户的时候,闻师傅和我说:“温老板虽然压我五千元,想想,还是开发商厉害,我房子没进去住一天,买的时候还没有建造呢,我就付首付,还银行贷款……开发商好像空手套白狼,和我们工厂转制厂长一夜暴富一样厉害?!?br>         因为都是下岗工人,我们有共同的语言,比较谈的来。他有时也会打电话我,帮亲戚朋友咨询房产交易方面的政策信息等等。后来,闻师傅热心公益活动,成立一个义工服务站,人们都叫他闻站长。他打电话也叫我去参加活动,但我实在走不开,要吃饭,都要做出业绩来。做了这行,有上班时间,没下班时间,每个星期要休息一天都是奢侈都是不敢想的。下岗过的人特别珍惜工作。
                                                                                                      二
       大约2008年将近年底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女的,说是温州的,在我手里买过房子的。
       这不就是那个温州女老板温老板吗?
    “钱师傅,你帮我看看无锡梅村那里房子现在什么价呀?你帮我挂出来卖了吧。我给你算个账,这7、8年我的利息,加上我上次买进来的价格,加上税费……”
       那年的房地产行情不好,全球金融?;?。
        手机刚放下,又响起,看上面的联系人:闻站长。
    “钱师傅,现在房价降了吗?我还是想买房子。现在一家人都住原来爹娘的老房子里,没有客厅,卫生间一点点大。孩子也长大了,要讨老婆的了?!?br>     “闻站长呀!那你要哪个地段的房子?”我问。
    “哪里?市中心是买不起的了,郊外看看呢?!?br>        我想了想,脑子里把无锡所有小区的房子价格在脑子里飞快地过滤了一遍,说,“西面是滨湖区,无锡风景区都在哪,有山有水,价格不会太便宜,南面也是好地方,也是往太湖靠的。只有北面、东面价格相对便宜?!?br>      “是的,我是南门人,北面是不想去的。我还想往梅村去吧,看看那里的价格怎么样?现在交通好多了,路也修的漂亮了,通到我们城里有好几条马路了?!?br>         我立马想起刚才温州温老板来的电话,确实,她的这套是最便宜的。原先就是闻站长的房子呀!
        我与闻站长一说,也不用去看,就问价格能不能再让点,他那年亏了五千元呢。我转话给温州女老板,温老板说:
      “我也是没办法,我企业是做出口美国产品的,美国佬那里一打喷嚏,我们这儿就够呛。这样吧,他诚心要,我就相当于物归原主,你也不要做我工作,我也亏点。我大小是个老板,就亏一万,比他多亏了五千。行,你就收好定金,我这里抽时间过来把这房子的事办了?!?br>         闻站长特意来了趟,还是穿着工作服,只是颜色洗的变成淡蓝了。他的头发已经花白了,明显老了。
      “钱师傅,你也老了?!?br>          我们都有点衰老了。寒暄几句后,闻站长觉得温州女老板也爽气,他也不能落井下石,就这样定了,交了定金。
         我们也有点虚嘘不已,这世界说巧就这么巧,原来就是转了个圈,或许就是佛教的轮回?闻站长信佛。
        于是,就等温老板那里的好消息。
         一晃,一个星期过去了,温老板来电,说,还要缓几天,打个招呼,这房子只卖闻站长。
        这样,一直到了元旦,温老板说肯定来,说好中午11点到。闻站长早早就到我这里等,11点到了,没来。彭经理对我说:“打个电话问问呢,不要催,路上还是安全第一?!?nbsp; 
        温老板电话里说:“来了来了,你们等一会?!?
        12点还没来,我又打电话,还是说来了来了,稍等,要不你们先去吃饭。
        我请闻站长吃了个快餐,回到公司。下午一点钟到了,温老板还是没来,电话也没接。我们心里有点没底,彭经理对我们说:“温老板讲信用的,不要急,再等?!?br>         果然,她回了电话,说刚才没听到。我听她的电话里有其他声音比较嘈杂。
        2点温老板也没有到,又是不接电话。等了一会,电话来了,说等等就过来。
        3点到了,人也没来,我们把定金退给了闻站长。
       “闻站长,按合同要双倍给你,我们中介赔了?!迸砭硭?,“我和老钱工资里扣了?!?br>          闻站长连连摆手:“不要不要,不是你们的原因?!彼低?,就要走,我忙拉住。
        就在这时候,忽听一个女子清脆的声音:
       “怎么啦?你们这是?钱师傅,我来啦!”
       我们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果然,温老板来了,她还是那个模样,这回挎着小包,素颜,短发,戴着眼镜,似乎还是三十岁的模样,岁月在她那里凝固了。
        大家依次坐下,彭经理坐办公桌前主持。
        “大家在一起是缘分,你们是真正的缘分,这套房子就在你们两家手里转。我们闻站长信佛?!?br>         温老板喝了口水,说:“不好意思!来晚了?!?br>      “路上没有什么吧?有没有吃饭?”我确实担心她碰到了什么事情,问。
      “路上是堵了好一会车,饭刚才吃了碗馄饨,还有一两小笼包。你们无锡的小笼包好吃的?!?br>        我遂放下心来。
     “生意人讲诚信的,我爸爸说,无论如何你要去趟无锡的?!?br>        我听这话,话里有话,心里有点诧异。
    “ 我温州那里基本渡过难关了?!彼?。
        闻站长脸上顿时露出失望的表情。
    “我呢,也不说什么了,这房子这个价格我暂时不卖了。现在行情往上走了,国家政策也在救市,我温州的亲戚劝我这个价格不要卖。假如我那个厂没处理好,我还是这个价卖,也肯定卖给你老房东?!?br>     “???”
       闻站长张大了巴。
     “也不瞒你们,我到梅村那里去转转的,比我那时候第一次来好多了,像个小县城了。几个中介转转,也都不是这个价格了?!?br>        闻站长愣了。我也愣了。
    “我要在原来的基础上加五万,你愿意要肯定首先买给你?!?br>         这不是就地起价吗?我们的目光一起转向闻站长。
     “你不要就算了,但我说好的会履行的。你信佛,我信耶稣的,讲契约的。我赔给你一万块钱,你看怎么样?”
        闻站长支支吾吾地说;“不买你的房子,我也不能要你的一万块钱呀?!?br>         温老板说:“你交定金給中介的,该这样?!?br>         彭经理说:“这下好了,你如果不来,还要我和老钱赔呢。你们协商吧?!?br>        后来,闻站长说:“当年我亏了五千,就五千吧?!?br>         温老板从小包里拿出钱包,数出八千元,说:“你是老实人,不能欺你。这三千元算我陪你,五千元是还给你?!?br>         彭经理道:“这还真是缘分,生意不在人情在,以后你们房子有什么事还找我们,还找老钱?!?br>    
                                                                                                   三
         好像是2016年的8月,我正在公司,手机微信上跳出一个好友请求。
       “钱师傅,我是温州小温,梅村买卖房子的?!?br>         原来是温州女老板。
       “我想到你们无锡太湖新城买房,你方便联系下,带我去看看,新楼盘?!?br>         我刚回复,又见一条微信消息,闻站长的。
        “钱师傅,带我去看看太湖新城的新楼盘?!?br>          我跟彭经理一说,彭经理也很高兴,道:“世界真的很小,人生真的是有缘的,你就安排时间带他们去吧,我们公司代理的,尽量帮他们争取最大的优惠折扣。他们对我们的认可,是多少钞票也买不回来的?!?br>        是日,温老板特意开车到我公司把我和闻站长一起带到案场去。温老板还是那样年轻,一头短发女,戴着眼镜,挎着一只爱马仕包,右手腕戴一只金表,左手腕是一条细金链。
       闻站长还是工作服,颜色已经发白了,头发全白了,背也有点驼了。
       那里我还没去过,离我们老城区老远,要过新的市政府,有湿地,近太湖,空气很好的地方,地铁还没修到那里呢,是温老板汽车导航过去的。
       一路上两旁都有楼盘的广告,其中看到一个据说是获世界吉尼斯记录的大茶壶造型。
        进入那家我们公司代理的楼盘售楼处,门口巨幅广告牌上写着“欢迎苏州炒房团”,一排有穿着古戏装的大妈们在敲大鼓。门口的广场还有一辆辆苏E字打头的车牌号的汽车进来,除了小车,还有大巴呢。一进去,里面人头攒动。
       我带着他们进去,找我们的案场对接员,找了一会没见到,打电话,在带客户看现场呢,我问有没有样板房,说没有,只有沙盘和房型图,要不过去看工地现场。
      我们找了桌椅坐下,温老板快人快语:“钱师傅,我买了,随便哪一套,难道苏州人比我们温州人还厉害了?”
       我赶紧和案场联系,让他们安排报名认购,交意向金。
      闻站长和我嘀咕:“钱师傅,现在行情不是太好,开发商是不是做戏?我要回家考虑考虑,毕竟也太远了?!?br>        买卖房子是人一生中的大事,我也是主张慎重,毕竟几十万的房子,一辈子我们能挣多少钱?
       在等案场调派售楼处销售员过来的时候,我和温老板聊起她温州的企业,问现在可好吗?
       温老板莞尔一笑:“钱师傅,告诉你吧,我早就不做企业了,买几套房子投资,比企业赚的多了,还不费神劳力。2009年我就不做了,就是梅村闻站长那一套,我赚了小钱,接着又在苏州投资几套,苏州价格涨的快,金鸡湖那里原来也是乡下,我在那里赚了大钱。要是我还开厂,我要累死的还不挣钱,要进货,要出口,要技术人员,养工人,尤其是美国佬,几十年产品还是那个价,我们现在人工、原材料成本都上去了……”
       当日温老板办好手续,把我们送回城里,自己就开车回温州去了。
       第二天,闻站长发来微信:“媒体披露,苏州炒房团是开发商组织的,只要苏州人到案场,就给每人200元钱?!?br>        又过了一天,闻站长发微信来:“有一块地皮拍卖高价,翻了翻,面粉价高于面包价?!?br>         第三天闻站长发:“媒体说,各地土拍高价地王有猫腻?!?br>         我传给彭经理看,彭经理却对我说:“你赶紧通知闻站长去案场买房,要涨价,快!”
        我立马给闻站长电话,他停了一回,问:“钱师傅,你买不买?你儿子也老大不小了?!?br>         我尴尬地笑笑,我是专为他人做嫁衣,自己要买房,实力也确实不够,夫妇俩都是下岗再就业的,万一再下岗呢?另外,我做的这个工作,每月的工资也不稳定。我这人心平,中介费都收不足的,都主动为客户打折的。所以,前几年就有客户在我的QQ留言:一个最不像中介的中介经纪人。
        彭经理见我脸上不太正常,问我,我如实说了。
       “你也是要为儿子买房了,还做中介呢。准备去买农民安居房吧,据说可以上市了?!?br>         过了一星期,我和闻站长夫妇一起再去了那里。他老婆却是个大胖子,不声不响的。里面人声鼎沸摩肩接踵,我找到上次接待我们的案场对接人,他带来售楼处的销售小姐。美女一脸的傲气,势利,道:
     “带好定金了吗,没什么房子了,另外告诉你,今天不是上次你们来的价格了?!?br>        闻站长忙问什么价,一听,愣了。
       “翻一翻了呀?”
        他那个一声不吭的老婆在旁突然咆哮起来,指着闻站长鼻子:“你这个男人,就是磨叽!我……我和你离婚……不过了?!?br>         这时,就见闻站长脸色发白,倏地站起,眼珠往上翻,说了句:“这、这、这不是抢钱吗?”
        我立马也跟着站起,插在他们中间。却见温站长直挺挺地往后倒去……
   
       闻站长夫妇没有离婚,我们也没再联系,后来听说他老婆怨我,说做中介的怎么当初没有做通他老公的工作买房子呢,什么中介经纪人呀。
       我也没有买成农民安居房,因为,要交土地出让金,出让金的价格一公布,我倒吸了口凉气,加上去和商品房没太大的差距。

                                                                                                            责编Mike剑影
   
   
   
   
   
   
     
   
     

相关阅读

已有2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2)

在家兼职

智斗(小说)
智斗(小说) 钱智伟 在无锡南门外有个南河浜,沿河有一排房子,旧社会是鼎昌丝厂...
无善恶者(二)
我出了一身冷汗,虽然极力控制,但是身体还是抖了一下。我起身拿旁边的饮料,掩饰过去...
闻站长买房(小说)
闻站长买房(小说) 钱智伟 一 闻站长,是一...
伞(小说)
伞(小说) 钱智伟 早上的菜场总是有点嘈杂。镇关西的卖肉摊位也已围了几个人,他剃...
返回顶部